心怀感恩 谦逊前行 东于哲十年磨剑2019-2-13

 

 

 

 

 

 

  农历新年是全球华人的重要节日,来自不同地方的华人也有不同的庆祝方式。马来西亚最长寿男团东于哲(郭晓东、陈泽耀)特别举办一场小比赛,制作中国北方在新年期间必吃的饺子,希望大家把不好的事情抛开,以迎接全新的一年。虽然小东(郭晓东)曾在点心店打工,包出4种不同款式的饺子,但是因为大小不均的关系,而让阿哲(陈泽耀)在比赛中获胜。

 

  早前东于哲因工作关系,被迫在台湾和韩国度过新年,虽然这两个国家会庆祝农历新年,但是他们都认为马来西亚的新年气氛更浓厚。阿哲在2008年到台湾拍摄《逆风18》时,由于太迟购买机票回马,而被迫在台湾过年,他发现台北有很多游子,所以过年时大家各自回家后,台北变得死气沉沉,“我觉得马来西亚的新年气氛蛮浓烈的,我们每年有新的过年歌,大街小巷会挂上灯笼。”

 

  小东则因为到韩国参加培训时刚好遇到新年,但认为购买昂贵的机票回马不划算,因此决定留在当地过年,他谓韩国的新年气氛和台湾相似,也没有人到处去拜年,“我觉得比较精彩的是马来西亚新年是所有籍贯在庆祝,有mix culture(文化交融)的感觉,广东人会去福建人家拜年。”

 

  两人当年在外国过年时都只吃便当或快餐,让他们分别大呼“很可怜”及“孤单”,提及各式的年菜,两人不约而同表示喜欢妈妈煮的年菜,小东表示喜欢吃妈妈煮的白斩鸡和配白斩鸡的客家酱料,并坦言自己平时想念客家酱料时,也会自己制作配饭吃。阿哲则表示自己因为在新年期间能吃到海南和福建年菜,如肉碎汤、海南鸡、卤猪脚和海参而感到幸福,而两人也大赞阿哲的妈妈厨艺了得。同时,阿哲也分享他家中多年不变的特别过年习俗:“我家初一早上一定是吃roti canai(印度煎饼)。”

 

谱写一段奇幻之旅

 

  东于哲在2009年出道时以《太阳雨》一曲红遍全马,如今他们已出道10年,破解了马来西亚乐坛组合无法超过5年的魔咒。两人出道后推出及参与不少音乐和影视作品,期间也经历了许多挫折及考验,两人甚至压力到曾出现自杀的念头,但是这些经历都让东于哲的心态比同年龄的朋友更成熟,也让东于哲觉得这段时间是一个奇幻旅程。

 

  东于哲在娱乐圈的10年里涉及唱歌、演戏和主持,让他们从中学习到许多东西,虽然中途时事业有起有落,但他们仍不断摸索和学习,不过让小东感到压力的是,如何让东于哲再突破,“我觉得它是一种推动力,也是一种压力,因为一直突破的话,也会到一个瓶颈。”尽管东于哲在事业上遇到瓶颈,他们仍坚持做出有品质的作品,但庆幸的是,小东及阿哲分别对咖啡和赛车飘移感兴趣,因此他们可以从兴趣中解压。小东也谓这10年让他们认识到许多贵人,也换了多家经理公司,“所以我觉得这期间是一个奇幻旅程。”

 

  阿哲表示自己在这10年一直保持着出道初期心怀感恩的心情,也不断接触新的事物,“因为每到新的地方工作都会接触新的事物并学习,过程中肯定有想过放弃,而且每一年都会有,你会想到底是环境不要你,还是你不要这个环境?有时候会想到底是我的能力没办法让这个环境接受我,还是这个环境有太多优秀的人而不需要我?又经历合约风波,当中我也患上轻微忧郁症。”

 

  直到他参与电影演出后,他才发现在娱乐圈中开了一条新路,而他凭《分贝人生》获“最佳男演员”奖项,该奖项也让他更坚持要继续待在娱乐圈。

 

脚踏实地逐步前行

 

  东于哲是马来西亚最长寿的团体,两人听后立即开玩笑道“可以散了”,阿哲继续开玩笑说:“他们是不欢而散,我们是欢乐而散,我们看清世道了,大家看到的光鲜亮丽外表并不是那么好,还是脚踏实地做自己的事情。”东于哲出道以来一直维持好感情,他们表示两人的感情关系就像是老夫老妻、范玮琪和黑人陈建州一样,即使意见不合也不会大吵、互相不满也不会轻易说解散。

 

  两人出道初期时一起生活约5年时间,这期间不但让两人配合彼此生活习惯也培养出默契,阿哲谓尽管两人之后各自搬回家,也不会约对方出来,收到表演邀约也不会事先彩排,只在后台一起复习后,就有一个莫名的默契可以上台表演。

 

阿哲曾为风波想自杀

 

  东于哲4年前经历合约风波,两人坦诚当时曾想过解散,但合约的关系而无法解散,阿哲谓:“谁要退出就要负起合约的责任,可能是一个巨大的金额赔偿。”小东坦言他当时的想法是继续做或选择赔偿,加上发现自己已爱上旅行,也希望边旅行边工作,而又恰巧有朋友打算去纽西兰打工,他在朋友邀约下,想也不想就答应跟对方一起过去,“可是去到公司才发现很多东西不是说断就断,我觉得放弃的话好像在逃避,所以就找办法解决。”

 

  他们透露两人当时的目标及理念不同,根本没有互相扶持度过难关,反而互相支持对方的目标。阿哲谓两人都清楚所有事情已成定局,小东当时即将投入咖啡生意,而他本身则打算跟着老板的计划,但是家里从事食品机械生意的他也曾想退出娱乐圈,回家打理生意,“反正就是不要碰到娱乐圈,因为当时的合约还没处理好,如果再碰回娱乐圈的东西,可能又触犯了一些条规。”阿哲因为合约风波而曾想过自杀,小东指阿哲在那段期间非常辛苦,也变得很敏感,但是他认为当时说再多也无济于事,只能让阿哲自己冷静,“我们都有聊过(未来计划),有几次我们也想一直开车,不要停。”

 

  东于哲在出道7周年时完成了他们想要举办演唱会的梦想,但是他们认为在娱乐圈待了7年,算是在社会大学毕业,也不想再继续“修读”硕士或博士,所以两人演唱会结束后就想退出娱乐圈。小东表示:“7年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但经历太多事情的话,好像太full(满)了,然后你会觉得压力,不知道接下来要做什么、如何让自己变得更好。”他自爆,因为当时有退出娱乐圈的想法,所以演唱会当晚特别有感触,开场前就开始哭,“算是我人生中哭最多的一次。”

 

进军中国市场新尝试

 

  另外,两人自2011年一起拍摄电视剧《我和我的兄弟·恩》后就鲜少一起拍戏,他们也渴望再次合作拍戏,尤其是重拍早前合作的所有电视剧,并认为两人再次合作会带来不一样的火花。阿哲  表示希望能再合作拍摄《高校铁金刚》2或成长版,“因为现在都快30岁,过了30岁就很难演学生,所以尽量在30岁前重拍。”小东近年来专注自己的咖啡生意,演艺事业作品非常少,他表示自己一直都想要拍戏,近2年也参加演员课程,但是马来西亚制作电视剧的平台少了,所以他只能在网络上制作微电影,“最近也跟朋友一起策划拍摄微电影,反正网络就是一个平台。”热爱咖啡的他透露,平常都会写一些关于咖啡的剧本,并希望有朝一日可以拍成微电影。

 

  他们在去年成功进军中国市场,但是中国经理人公司仍在摸索团体未来计划,而他们则表示希望能出演中国综艺节目,热爱运动的阿哲希望能出演《奔跑吧兄弟》,而小东则希望能上与烹饪比赛有关的节目。由于早前在台湾发展时,两人的事业并未有很大的起色,阿哲为此表示,他们会先设下计划后才参加中国综艺节目,“我们不想贸贸然上了综艺节目,然后没有(得到)任何东西。”不过,两人坦言若要在中国拍戏则比较难,除了制作公司更希望与当地演员合作,两人也不习惯在当地的酷热或严寒的天气情况下拍戏。

 

可以失败但不能放弃

 

  这10年的经历也让东于哲的心态变得更成熟,要求尽力做好自己的事情,曾经野心较大,每件事情只许成功,不许失败的阿哲表示,自己如今变得与世无争、无所谓,只要不放弃,尽力把事情做好,就算失败也没关系,“我可以接受失败,但是不接受放弃。”曾经因为别人的目光而怀疑自己能力的小东,如今也变得不再去理会别人的目光,“我得到一个顽强的心态,专注在如何完成自己想要的,而不是听别人要什么。”

 

  至于两人在这10年的经历所得到的最大收获,阿哲谓身份,“艺人阿哲这个身份,我才可以认识到这么多朋友,如果我不是东于哲的阿哲,我什么都没有。”但是他强调,他不会利用这个身份向别人索取好处。小东则说成长和感情,“如果我今天不当艺人,我什么都没有,感情方面就是阿哲、公司和粉丝,这些都是买不到的。”东于哲成军10年这个大日子,会否再举办演唱会庆祝,小东认为人生中有一场属于自己的演唱会便足够,而阿哲认为演唱会规模太大,所以两人更希望举办一场大型聚会感谢粉丝多年的支持。除了聚会,小东也说希望能举办小型音乐会庆祝,而阿哲则建议翻唱东于哲的歌曲。

 

  东于哲也为下个10年设下目标,小东以罗志祥为榜样,即使在10年后年龄将近40,也能继续成为唱跳歌手,以不一样的偶像形象推出唱跳作品,而阿哲则希望东于哲能维持目前的关系,不忘初心,同时也希望能成立学院培养喜欢表演的人。至于个人的事业,小东坦言仍不清楚自己未来的演艺方向,也不清楚自己会不会继续待在娱乐圈里,但喜欢拍摄的他希望自己在未来有机会能接触幕前及幕后的工作,以及音乐创作。阿哲则表示自己一定会继续演戏,也希望能有一家属于自己的制作公司,但是在歌唱方面则视市场需求而定,“现在会唱歌的人才这么多,(市场)到底需不需要我们真的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