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良敦:我从小就读田单火牛阵故事【《新即墨》专访】2015-05-18


   一走进锦茂宾馆展阅厅,那扑面而来的文化气息就感染了我们。满墙的书画,各种字体、各种内容和各种尺寸的书法作品以飞扬的墨黑与干净的留白,引得众多市内外书法家和书画爱好者们流连品鉴。

  “当周良敦的书法来到千年即墨”是之前的活动宣传语,并有“黑色展现中处处有思维,有心灵的清净”、“线条随笔飞舞是艺术也是修持”之语,这意蕴随着对周良敦作品的观瞻而一一展开。

  在一幅《理运大同篇》的草书前,周良敦说,我盼望台湾文化与大陆文化的融合,如果不能融合怎能说“大同”呢?是啊,两岸同根同种,周良敦所表达的,正是两岸人民的共同企盼。京剧《玉堂春》剧照中的“玉堂春”娥眉微蹙、似悲还喜,与左侧周良敦手书的“破镜重圆、终成姻眷”八字和谐呼应,正是翰墨梨园、相得益彰。一幅“江月不随流水去,天风直送海涛来”的小中堂前,周良敦点评其意境所在。我突然想到,当下即墨于鳌山湾畔观海听涛,不是一样的“水月不逐流”、一样的“天风送涛来”?这不正是海峡对岸的书法艺术与千年即墨碰撞出的美丽花火。

  “来到即墨,能够感受到7000年即墨的文化底蕴,我在小学历史课本上就读过田单火牛阵的故事,距今已整整2279年。”周良敦说。随后,我们的交谈在有关国学的问题上顺利展开,他的观点正与我国对小学低年级即开展书法教育的做法相应,并认为这才是加强国学教育的长久之计,而最紧要的是抓好师资。周良敦还表达了下一代不要丢弃繁体字的愿望,这也与季羡林先生生前的大声疾呼不谋而合,繁体字中的确深藏着博大精深的中国智慧。

  所谓文化者即“以文化之”,而书法正是涵养了中国“文化”的精髓。在一幅幅书法作品前,我们在先人流传下来的宝库中赏鉴经典,共品《出师表》、同吟《赤壁赋》,浅浅的海峡怎能隔断华夏文化之脉!

 

2012年12月05日《新即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