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折的才是人生路 郭晓东旅尝咖啡香2018-05-24

假如人生一直顺遂,便不会有改变的契机。去年,东于哲与旧东家陷入合约风波,让这对“大马最长寿男子组合”一度面临解散的危机,演艺事业停摆。郭晓东说,“那时已经作了最坏打算,我不要当艺人了,找其他喜欢的事情做就好。”在那段失意低潮期,他发掘出对咖啡浓厚的兴趣,更趁空出国进修并考取咖啡专业证照,为自己开拓了一条全新的道路。

 

最终合约问题圆满解决了,恢复自由的他,向经纪人提出的第一个建议,便是希望出版一本关于咖啡与旅行的图文集。他一个人包揽了所有的工作,从编制预算、收集资料、安排行程,到采访、拍摄与文字,并且花了两个星期左右,独自一人背起行囊游历了东南亚4个城市:清迈、曼谷、河内及雅加达,寻找咖啡的足迹。他把旅程中所遇到的人、事物与风景,用照片与文字记录在首本图文集《我一个人。咖啡》。

 

 

“我是因为旅行才爱上咖啡,因此这本书最初的构思是想带出透过旅行,怎么接触咖啡;透过咖啡,怎么看待旅行这件事。”

 

郭晓东热爱旅行,但对咖啡却不是一见钟情,以前甚至讨厌咖啡,“以前拍第一部偶像剧《高校铁金刚》时,我有点婴儿肥,听说空腹喝黑咖啡可以消水肿,我就每天早上起床喝一杯,真的是苦涩难喝,一个月后不但没有瘦下来,还搞到胃出血。”那段可怕的经历让他对咖啡敬而远之,直到有年他前往韩国首尔进修表演,受当地的咖啡馆文化影响,先是爱上咖啡馆的环境氛围,再慢慢接触精品咖啡,才解开心结爱上咖啡。

 

 

15天的旅程很短暂,但是旅途上遇见的人却带给他不同的领悟。他说,“我很喜欢清迈和雅加达,尤其是我在雅加达遇到一位咖啡师,他爸爸是军人,妈妈是老师,他原本是设计师,但是他放弃了事业,专心一致当咖啡师。他是印尼顶尖的咖啡师之一,他跟我说,在接触咖啡后才可以把自己放下,静静欣赏生活。”那段对话戳中了郭晓东,“我是一个很难放下的人,虽然不会写在脸上,但是我会把事情都憋在心里。他提醒了我,很多发生的事情已经无法回头,何不静静欣赏当下呢!”

 

 

2009年出道,郭晓东与陈泽耀(阿哲)二人组成男子团体东于哲,成军至今已有7年。郭晓东是舞者出身,中学开始看视频自学舞蹈,经常上台表演而成为校内风云人物。他的家境不好,习舞过程非常刻苦,因家里与舞蹈教室离得远,他必须走30分钟路程到巴士站,然后转两趟巴士,一来一回耗时4小时,只为了上45分钟的舞蹈课,“那时候真的很有毅力,可是上了几个月,我实在付不起学费了,家里又没有电脑,只能去网咖看优管(youtube)视频学舞,看一下要按暂停,然后跑去厕所对镜子练习。”

 

之后,他加入本地知名舞团ECX,与团员四处征战,曾获得2008年新加坡全国舞蹈比赛冠军、Asia Pacific亚洲舞蹈比赛冠军等,“那时练舞练到很晚,每天只睡几个小时,又要起来打工,打完工后去练舞,真的很压力。之后因专注比赛无法打工,只能吃白饭配咖喱水与江鱼仔。”后来他被选入海螺森林非常歌手训练班,那时舞团刚好有机会到澳洲参加世界街舞比赛,他经历一番挣扎,最终离开了舞团,选择了海螺训练班,才有今日的东于哲。他说,“相比起合约纠纷的那段日子,这段经历更苦。”

 

 

“我们活在人间是受苦的,所以曲折的路才是人生要走的路。一旦走完曲折路,你才知道什么是享受与享乐。”郭晓东说。很难相信,这出自一个26岁男生的口中。他到底经历了什么,使他说出这样深沉的一番话?原来,郭晓东从小的生活很漂泊。

生于沙巴,爸爸在他4岁的时候过世了,妈妈带着他们4兄弟搬回外家砂拉越,自己则到汶莱打工(左2的黄衣小男生是郭晓东)。后来妈妈再嫁,他们一家又跟着继父搬了几个地方,想要什么都必须靠自己去争取,“小时候偶尔会抱怨,现在长大了,开始懂得体谅了。”他现在最大的愿望,是带家人一起去欧洲旅行。

 

 

郭晓东说,经纪人王礼霖是他最重要的贵人,“在训练班的那段日子,我一直觉得没有人看见我做的事情,有一次练舞到很晚,他忽然经过教室,走过来跟我说:你很努力,要好好加油!我当下很感动,觉得自己终于被看见。”被签下成为艺人后,东于哲一直视他为妈妈,平日都称他为“阿Ma”,“他不仅在事业上提拔我,私底下也一直帮助我,包办与照顾大小事。我记得有次家里发生状况,急需一笔钱,他也不问原因,直接汇钱给我。当我最无助的时候,我都只会想到他而已。”

 

 

文章来源:马来西亚东方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