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暖雅心灵独白:性感不应该成为我的负担2015-05-18

 

 

  这两天晚上都不太睡得着,不过心情是很不一样的。8月2日前,我总是在为演唱会的主持工作担心。紧张不是因为第一次主持,而是因为主持的是我很喜欢的歌手孟庭苇姐姐的演唱会,所以内心甚是忐忑,怕自己弄砸了。加上之前网上又有一些觉得我不应该来做嘉宾主持的言论,好胜心强的我更加觉得应该争一口气,做出点样子给那些随意评论我的人看看。在这样的情况下,我失眠了。晚上躺在床上总是想着什么样的语言既得体又能调动观众的积极性;又或是万一出现什么突发状况应该怎么处理;如果有人喝倒彩我该回应些什么。所幸的是,预想中的窘况都没有发生,演唱会圆满结束了。本以为可以睡个好觉,谁知8月2日演唱会结束的当晚,我又失眠了,这一夜更加百感交集,曾有命理大师说我一生是非不断,脑海反复浮现从小在山东求学,上海工作再到香港出道,最后台湾落地全新出发的种种.。

 

  我曾在接受采访的时候说过,对于不了解我的人对我做出的评价,我就不需要理会。虽然可能很多人也试图了解我,他们本未曾听说过我,只是百度了一下我的名字,跳出来的结果是关于我裸照流出,或是出演三级片的消息。不到半分钟,他们已经对我打上了各种负面标签“艳星”“不检点”,更有些人觉得他们已经站在了道德的制高点可以对我指指点点。而我,觉得我应该为自己发声,只为了那些想要了解的人可以有多一个渠道知道更多的信息,做出属于他们自己的判断。

 

  偏见的力量是很强大的。可能就是因为我经常以性感形象示人,很多人会因此联想到我生活作风不检点,甚至认为我所得到的都是用姿色换回来的。就连这次闹得沸沸扬扬的孟庭苇姐姐离婚事件,似乎都因性感女星的插足变得更加合理。可是他们是在2013年1月就离婚的,而我是在2014年5月才认识张志鹏,难道我也跟风了一把时下最流行的穿越,回到过去去插足的吗?

 

  况且我也不是一直走所谓“性感”路线的。我出生在山东威海,童年跟普通人没什么两样。父母严厉但是很爱我。成绩不好不坏,长得一般,还有点黑。可能因为没自信,也不太敢跟同学沟通,在班上属于隐形人。就这样风平浪静地考上了山东本地的一所大学,选择了英语专业。我很庆幸我选择了英语,它给我的世界打开了另一扇门。因为学语言,我迫不得已就要和很多人交流,而我的外教老师也会想各种方式让学生用英语表达意见,参与讨论。渐渐地我开始没那么自闭。老师有次还说我的肤色很漂亮,是被阳光亲吻过的,她说许多外国人还想度假时专门晒成我这种肤色。肤色不够白皙一直是我的困扰,但是原来还有人认为我这样的肤色是漂亮的。我是真的很开心。当然如果你后面期待我突然打通任督二脉,在大学摇身一变成为风云人物,那我可能会让你失望了。

 

  大学毕业后,因为渐渐开朗起来,我决定去看看外面的世界。我选择了上海,只因为它离家没那么远而且也有大海。刚到上海的时候,我很幸运地找到了一份薪水不错的工作,让我可以不用父母的钱在上海生存。第一份工作的老总是一个对员工要求很高的人。所有的员工在穿着打扮,待人接物上面都要严格培训,一点马虎也不能有。让我仿佛有一种其实是在替穿Prada的恶魔打工的错觉。我的主管是一个挑剔的意大利女人,当时我快被她挑刺挑得抓狂,现在想起来我要感谢她,我在她的挑剔中锻炼出了自己的耐性,也培养出了自己对工作精益求精的态度。

 

  在一次朋友聚会上,我认识了我的前男友。我认识他的时候他正濒临破产。我们相恋后,我全身心地投入到他的事业中,在两人的共同努力下,事业有了转机。我们甚至已经到了准备结婚生子的地步。至于我在网上流传的裸照,其实也是因为我打算在要孩子之前,为自己的青春倩影留一个纪念。那组照片是我请一个摄影师好友拍的,照片里只有我,就连我的前男友我也没让他入镜。可能有些人只能共患难,不能同享福。就在我因为生活一切走向正轨,出门旅游休假的时候。我的前男友移情别恋了。我迅速结束了彼此的关系,快到连我自己都没料到,我逼自己千万别多想,生怕自己魔怔。我们本来说好我旅行回来后就结婚的。

 

  我失恋了,在自己租的屋子里宅了整整4个月后,正好香港的朋友邀我去香港,我决定出门散心。香港和上海很像,可能因为在上海有不好的回忆,我一去香港就想留在香港工作。通过朋友的朋友,我认识了我的第一个经纪公司老板。他看了我后,说可以签我做艺人,我很惊讶同时也觉得不靠谱。不过因为急于逃离上海,我答应了。我向朋友借了足够的生活费就这样开始了在香港的艺人生活。

 

  我现在的老公Mark,就是在我刚去香港不久认识的。有时候人和人之间的缘分很奇妙。我和前男友谈了快三年恋爱在快结婚的时候吹了,而我和Mark 只认识了不到半年就结婚了。这应该就是在对的地方遇到对的人了吧。而我因为有了家庭做后盾,在事业上更加进取。我自己争取到了《喜爱夜蒲2》的一个以我的名字命名的富家女的角色。《喜爱夜蒲1》在香港取得了很大的成功,它的续集自然也能取得很多关注。接着,Mark有了《一路向西》的剧本,作为一个新人导演,他很难召集到合适的演员来演这部戏。而我作为她的妻子,我看她每天为选角的事焦头烂额我也很心痛。我就问我能不能帮上忙。Mark 说其实有一个混血儿的角色很适合我。我问会需要裸露吗?Mark说当然不用。我也放下了心头的一块石头。虽然《喜爱夜蒲2》是三级片,可是我在里面是什么都不用露。我害怕万一《一路向西》需要裸露我该怎么办。专业的演员在演出的时候是需要为角色服务的。可是我也担心如果父母,或是亲朋好友知道了以后会不会不好。《一路向西》很成功,我在香港也声名鹊起。

 

  我有了和美的家庭,上升期的事业,一切似乎都好了起来。公司建议我赶快着手4件事:美白,减肥,学广东话,学做DJ来拓宽我的演绎事业。因为不会广东话,我的角色永远都只能说英文;外形的限制,我只能演一些混血儿或者海归;至于DJ,则是可以帮公司多接演出活动。公司提出要求后,每一样我都如火如荼的进行了起来。我用三个月学会了广东话,3个小时学会了打碟。美白,减肥则是长期战争。公司开始安排我去各个夜店打碟演出。我还记得第一场演出,我因为紧张全程盯着打碟机。教我的DJ在回程的车上告诉我他为我当晚的打碟表现打100分,但是为我的演出打0分。我明白他的意思,我是以一个明星艺人的身份去的,我需要跟观众互动。回到家后,我上网搜索了上百段别人的DJ现场视频,尝试去模仿学习。终于知道怎样调动观众的情绪,怎样圆满完成演出。我也遇到过很混乱的演出场所:不明所以的人突然闯进我的休息室,而我的随行工作人员又失联;演出结束后,主办方突然要求我留下去见重要客人。虽然种种危机最后都被化解,有些时候回想起来难免眼皮要跳一跳。

 

  我和前公司的解约是我做了许久思想斗争的结果。签了公司以来,我没有享受到公司的任何资源,让我成名的两部电影是我自己争取的;我的工作人员可以在我临上场前跑到外面去吃火锅;最让我气愤的是公司将我的邀约转给了其他艺人。既然公司这么不好,我还有什么好斗争的呢?因为在我最困难的时候,最想逃离上海来香港的时候,公司签了我。我觉得既然这样,不如大家好聚好散,和平解约吧。

 

  临解约的前几天,我正在外地拍戏。突然有记者打电话给我,说很同情我,我的裸照在网上曝光。记者提到的裸照就是当初我为了留恋所拍的照片。我很震惊,说不可能,对方马上就传了照片给我,的确是我当时拍的。我表示这个照片虽然是我,但是拥有这个照片的人只有我和我前经纪公司老板(签约当时公司说是为了保护旗下的艺人,所以任何有可能产生负面消息的信息他们都需要掌握),我向对方表达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个照片会流传出来后就挂了电话。接下来3天我都一直关注着网上的动静,却并没有看到任何照片流出。直到第四天,网上铺天盖地的流传着我的裸照,我拿着鼠标的手都忍不住抖。这个时候我反而不敢再上网了,也不敢再开手机。所有的人,不管好心还是恶意,都在问我照片的事。而每一次发问都会让我羞愧、愤怒和无奈。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跟父母解释。我想不通,为什么有人会做这种事,把本来私密的照片卖给报社,在网上肆意流传。甚至还散播谣言说是我自导自演的一场戏。如果我真的有这么强大,我就不用躲起来,就连报案都得在两场演出中间的休息时间来进行。

 

  裸照事件给我造成的困扰很大。原本和我老公称兄道弟的电影公司老总要求我停止新片的宣传;本来要找我代言的厂商也没有再合作的意向;本来想要通过上网搜索了解我的人,只找到了我的所谓不雅照。我之前的努力,似乎被照片的流出冲得一干二净。Mark也很担心我,带我去泰国拜高僧。我也尽量呆在家里,调整自己的心情。我捡起了小学以后就没练过的书法,通过练字来平复心情。我还在Youtube上找了很多化妆视频来学习,总觉得以前活动演出的妆都太浓,但是自己又不会画。我还自己开了个youtube channel把化妆心得分享给需要的人。那段时间我做着一切以前想做但没时间做的事,慢慢地让自己走出了阴影。我到今天都不怪罪这些伤害过我的人,反之我尝试着去感谢他们,如果将来我能成就一番事业,他们都是贡献最多的人。每当午夜梦回伤口的记忆浮现时,我总是想者爱我与害我的人,我不想亲者痛仇者快,所以我要求自己不让关心我的人失望,更不让伤害我的人称心如意。日复一日,不断勉励自己努力上进,不断要求自己一刻都不能停歇。

 

  机缘巧合地,在一次去北京的旅行中,认识了一个现在经纪公司的工作人员。他向他的公司推荐了我。缘分就是如此奇妙,我遇见了洹国际的领导人张志鹏,一位不受世俗束缚理智大气的人。他觉得我的经历像极了他走过的人生,所以他说很多事情都不用解释他就能明白。正是这种理解最终促成了我们的合作。人生就是如此难以预料,你从来不知道你会遇见谁。有些经历当时可能会让你痛不欲生,但它们也成就了现在的你。写了这么长,我想感谢两个人,一个是耐心看到结尾愿意了解我的你,一个是终于鼓起勇气为自己发声的我。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