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法家周良敦 透过笔墨教化受刑人【新一代时报】2017-03-01

 

“歌神”张学友(左)发表新歌,特别找“笔神”周良敦(右)同台

 

周良敦在台中监狱为受刑人授课情形

 

周良敦受邀至厦门展览

 

周良敦所题“精明一街”

 

周良敦所题“台中市议会” 

 

周良敦所题“台中国际机场”

 

周良敦为“台中文学馆”题字

 

周良敦书写郑板桥诗的行草作品

 

 林佳龙(左)刚当选市长时,至市府拜会胡志强市长时(右),中间摆放的即是周良敦的书法作品

 

  监狱良师!台中市书法家周良敦每周一次进入台中监狱,借由笔墨文化的薰陶教化受刑人,三月迈入第23个年头。周良敦说,中监是他教书法最久的地方,也是让他觉得最有意义的一件事!周良敦教化受刑人用心良苦,居功厥伟,而获颁“法务部三等奖章”殊荣,成为全国监所优良教师。

 

  周良敦在台中监狱的教学,20多年来认真态度始终如一。他说,指导受刑人习字,只是单纯的想要让更多的受刑人能够改过自新,“用我的认真,换取你更多的认真。”他谆谆开导:“你们流失的岁月,就用书法弥补回来;曾经被人看不起没关系,就用书法让人重新看得起你!”

 

  周良敦在狱中认真教学,确实也感化不少受刑人,在“慈龙杯”等多项全国书法比赛拿到许多好成绩;去年的“杉林溪杯”全国书法比赛,更是创下辉煌成果,几乎囊括所有的优胜:社会组第一名取一个,第二名取两个,全部由台中监狱受刑人包办,第三名取3个,也有两个是中监学生,优选30个名额,中监亦占了17人。这样辉煌的成绩,前所未见,相当惊人,但也招徕异声,要求主办单位应为受刑人另设“监狱组”,以免社会组其他参赛者难以出头。


不针对监狱贴标签

 

  周良敦力挺受刑人,认为不应特别针对监狱设组,否则形同贴标签,拿到“监狱组”优胜奖状,岂非标示出身,奖励功能尽失。他说,受刑人不能外出参赛,是由主办单位指派专人进入监狱,监督报名比赛的受刑人当场书写,作品拿回去后再与社会组其他参赛者混在一起评审,自己亦避嫌未担任评审,整个比赛过程透明,并无不公之处。周良敦不否认,这次的杉林溪杯成绩,是他在台中监狱教学以来最好的一次,长时间的耕耘有了收获,当然开心。


颜正国曾跟随学习

 

  周良敦监狱教学口碑,来自认真态度及要求严格。最知名的学生要属演过《好小子系列》等多部电影的颜正国,因染上毒瘾犯下毒品、枪砲、窃盗等前科,并因涉及一桩绑架案判刑15年而在台中监狱服刑,期间就跟随周良敦学习书法7年多,屡获奖项,直至2012年3月获准假释出狱,并以“颜氏五法”从事书法教学。

 

  周良敦说,颜正国学历虽低,但人很聪明,在狱中看到同学为练好一个字,竟然可以磨练好久,他不信邪也想进书法班,因招生期未到,只好要求他先学写自己名字,并允诺“颜正国”三个字写得好,随时保他进书法班;没想到激发出颜正国不服输的个性,每天几乎花上6小时练习写字,希望能得到老师的肯定。

 

  3个月后,颜正国交出作品,但仍被周良敦泼冷水打回票,并送他“土法炼钢、不得要领”8个字;好胜心强的颜正国没有因此气馁,反而更认真,一年后,才顺利进入书法班,从此努力冲刺,写作业特别认真,在周老师鼓励下,也经常参加比赛,曾在三清总道院主办的“中原杯”全国书法比赛获得第二名。

 

  周良敦在狱中教书法,一班70人,成果虽丰,但他最注重的还是品格,一再强调“人品为上,书法次之”他认为,一个人的人格、自尊,绝对不能伤害,因此上课时,严禁学生跟同学说“自己为何进来?”他常说,“老师要看的是以后的你,不是现在的你”最高兴是出狱后,能跟颜正国一样,以教书法为业,也有在葬仪社帮人书写挽联,但也有人出狱后又进来当他学生,最资深的还有10几年的,主要都是吸毒,所以他上课叮嘱最多的就是“不要去碰毒品!”

 

  周良敦教受刑人书法,都从楷书入手,特别重视基本功,一定要从基本的笔划开始书写,等到楷书写得好了,打稳基础,才会再去练习其他字体;也就因为基本功夫扎得深,受刑人不管用什么书体出赛,都能够拿得好成绩。

 

  周良敦结下此一深缘,主要是赏识其书艺的前法务部长曾勇夫大力的促成。曾勇夫先认识周良敦的恩师、曾任总统府参议的已故书法大师陈其铨,在任职云林地检署检察长时,陈其铨要与学生张月华缔结良缘,特地跑到云林地院公证结婚,而请周良敦开车,曾勇夫摆桌宴请陈其铨夫妻,席间与久闻其名的周良敦虽是初识,但两人一见如故,从此并结为好友。


每周一次从未间断

 

  曾勇夫任职法务部主任秘书时,委请周良敦就近至台中监狱和台中看守所指导书法班,周良敦义不容辞,分别到两个监所授课,由于看守所人犯来来去去,流动性大,周良敦有感于学生没办法固定下来,教学效果不彰,只好割舍台中看守所,专注于台中监狱,原本每周去中监指导两次,为了给学生有充分练习的时间,后来改为每周一次,迄今从未间断。

 

  周良敦在民国87、88年间,遭逢人生困顿,元配癌症末期在医院煎熬了18个月后过世,同一时期,自己父母和岳父也相继离去,让他身心俱疲,光是台中、花莲之间来来回回,就搭了30几趟飞机。周良敦当时在台中监狱和逢甲大学同时都有书法课,分身乏术,只能留住其一,而面临痛苦抉择。

 

  周良敦说,他在逢甲大学书法社已经教了16年,成果亦已展现,身边的人多主张应放掉才教没几年的台中监狱,确实让他难以决定,几经思考之后,他忍痛舍弃逢甲大学书法社,而留下台中监狱书法班,毕竟“台中监狱的学生很需要我,我也很适合他们。”

 

  66岁的周良敦,小时候就喜欢写字,由于家穷,买不起字帖,都靠自己摸索涂鸦;26岁时,从花莲来到台中,30岁结婚后才在太太鼓励下,正式拜在陈其铨门下,也见识到书法学问浩瀚如海。周良敦的书法,从小就常得人赞赏,但他自嘲,30岁前他写的都是“天才字”。拜师后第二年,周良敦参加台中市及台中县的国语文竞赛,都拿到社会组写字第一名,受到肯定对他鼓励很大,从此,更是喜欢书法,进而走上专业之路。

 

获肯定常受邀提字

 

  周良敦很感佩陈其铨对他的教诲,说恩师授业从楷书入手,兼及隶书,为人望之虽威,但即之亦温,在人格上得到的薰陶尤其多,往后他的教学,也都传承其“人品为上,书法次之”的精神。周良敦另亦跟书法篆刻家王北岳学习篆刻。

 

  周良敦擅长各种书体,除了一般常见的楷书及隶书之外,最拿手的则是行草,不但有变化,而且富艺术性。也因书艺备受肯定及喜爱,周良敦经常受邀题字,诸如“台中市议会”、“台中国际机场”、“台中文学馆”及“台中文学公园”及“精明一街”等,以及以书法撰写台中市议会、台中荣民总医院、涵碧楼、莺歌陶瓷博物馆等地的建馆史略;台中文学公园以赵天仪诗作所建的“墨痕诗墙”,也是周良敦的行草作品;许多建设公司的建案,如“国美”、“朴庄”、“顺天首席”等都是由他题字。

 

  曾经担任台中市书法学会理事长6年的周良敦,多次在台中市文化中心举办个展,但自97年为教会募款举办“圣经金句书法展”后,已久未在台中开展,倒是102年曾受邀至大陆山东、厦门等地展览。目前和太太、也是他的学生许美姿都在台中慈济人文学苑教授书法,许美姿老师亦曾得过两次全国书法比赛第一名。

 

【新一代时报】2017年03月01日 (文/叶志云)https://fairmedia.com.tw/%E8%97%9D%E6%96%87/14487